在民主与科学的旗帜下奋进


黄国斌

加入九三学社是我政治生命中的一件大事。回想起来,我已经是有近30年社龄的九三人了。我至今清楚的记得,九三学社是在周总理的安排下,由抗战时一批冒着风险支持共产党的知名科学家组成的。在九三学社的旗帜上写着民主与科学四个大字,民主在当时集中表现在争取共产党合法抗日的权利,科学是指九三学社所代表的科学界的精英人士。令人仰慕的著名科学家周培源、吴阶平曾担任九三学社中央的主席。所以,当年我见到刘之谦先生时欣然答应参加九三学社。我想,既是九三人,就要尽自己的微薄之力,为国家、为人民做出应有的贡献,为九三这面旗帜增光添彩。


办报的故事


我1975年从北京回到运城,在一所中学教英语。在山西省举行的首届中学生英语竞赛中,我们学校的成绩突出,一举成名。在一次会议上,当时的地区教育局副局长杜广师问我有什么好经验,我说,我们办了一个英语小报,叫ENGLISH ABC,对学生学英语很有帮助。杜局长提出,能不能多印一些,给咱们全区的中学都发一些?杜局长的话引起我的思考,会后,我和地区教研室的程星伟商量,决定试办一张中学生英语报,并向杜局长做了汇报。杜局长说:方向对头,大胆干吧!


没想到,一张8开小报,立刻受到全国的欢迎,每天的订单像纸片一样飞来。


当然,背后的辛苦也可想而知。运中、康中、盐中、地实验中学的很多老师都担任小报的编辑,每天除了上课、辅导、改作业,还要挤出时间写稿、审稿、校对,常常累得疲惫不堪,也没有一个人叫苦。几年后,报纸有了一些盈利,我们设立了“育英奖”和“英才奖”,奖励全区的优秀英语教师和学生。我们捐资15万元重建地下党《晨光》报社遗址,表达我们对革命先辈的崇敬之情,激励我们的师生勇攀高峰。我们还创办了《特级教师》杂志,传播交流全国特级教师的教学经验。


科研的故事


1998年,我调任地区教研室副主任,有机会对英语教学的规律进行研究。我主要做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是在康杰中学进行的“高中英语三维一化四课型”教学实验。这个实验由康中英语教研组长潘前进和雷爱萍等老师从高一实验开始。实验之初,全区的高中英语教学盛行的教学方法是听说读写综合训练,结果造成课堂上什么都抓、什么都没有抓好。我们的实验针对这些问题,提出了一整套相应的措施。三维,就是教学设计必须从知识认知、能力提升和学法指导三个维度出发;一化,就是课堂教学的全过程必须交际化,使课堂真正成为学英语、说英语、用英语交际的场所;四课型,就是倡导听说课、阅读课、语法课、写作课四个基本课型,不同课型的教学重点不同,集中训练,各个击破,改变过去那种胡子眉毛一把抓的形象。直到高考,整整3年,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他们学校的高考英语一跃成为全区第一,均分比排名第二的某中学高出7分。


第二件事,是在芮城县进行的《素质教育背景下的初中英语课改实验》。这个实验由县教研室的张泽主任和教研员张彩棉、刘应芍负责,在全县初中铺开。我们的实验目的,是给高中的英语教学提供高水平的生源支持。实验的突破口设定在“初中入学后,先用两个月时间,不学字母、不学单词、不见文字,单练听说”,旨在培养学生“敢说、爱说、抢着说”的交际意识上。没想到,期末考试时,实验班的成绩大幅下降,实验教师在学校受到非议,抬不起头来。调查结果发现,原来,他们的考试题还考的是字母拼读知识!真是牛头不对马嘴。问题找到了,我们坚持课改实验,三年之后,效果明显。高中的老师反映,这批学生上了高中后口语能力很强,连高中老师都“不好招架”了。


第三件事,是教师专业化研究。这是一个全国科研课题,我们承担的研究项目是《特级教师的成才规律》研究。我们通过《特级教师》杂志,向全国的特级教师发出调查问卷,并在《特级教师》杂志上连续刊登研究特级教师成才规律的文章,总结出特级教师的成才所走过的各具特色的探索之路和特级教师成才的三个显著标志:理论创新、教学法创新和教材创新。这里举一个典型的例子,有位小学数学特级教师在教学中发现,小学生的数学作业出错很多,并不是他们的数学能力差,往往是不认识字造成的,于是,他大胆实验“小学一二年级不学数学,到了三年纪再开始学数学”,结果是,学生两三个个月就把一、二年级的数学学会了。


立言的故事


这两年我赋闲在家,终于能静下心来将数十年来我在报刊上发表过的文章和在各地培训会上的讲稿从理论和实践两个维度重新审查过目、遴选修改并整理成册,即将出版。在整理文稿的同时,我还将从教40多年来对英语教学的体会、求索和积淀写成《我的语言生成假说》和《中国式二语习得论》两篇文章,作为我这一生对中国中小学英语教育探讨得出的最终结论。主要是:


一、语言,分为有声语言与文字语言,它们是两个独立的生成系统。因此,有声语言和文字语言学习的途径和教学模式是完全不同的。有声语言习得的充要条件,一是语言环境,二是无意识、直觉思维。文字语言则必须借助已有有声语言以音表意的基础和生活经验来认知文字语言的“形”,进而构建文字语言的形义音系统。显然,由“音”到“形”的文字语言学习过程,存在着类似的“翻译”过程,属于有意识的非直觉思维的学习。


二、习得与学得的关系是:有声语言靠习得,文字语言靠学得;语言知识靠学得,语言技能靠习得。两者之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辩证统一的关系。


三、二语学习的年龄分期是:婴幼小(1-12岁)处于二语有声语言习得的最佳期,中学(13-18岁)是二语有意识学习的最佳期,大学(19-24岁)进入二语专业学习最佳期。学习者在这三个最佳期中的学习模式是完全不同的。1-12岁是无意识学习的最佳期,学习模式以在家庭、幼儿园和小学的真实生活语境中自然而然地习得有声语言为主;13-18岁是有意识学习的最佳期,学习模式以学生的发展目标为导引的个性化自主学习为主,多种途径、多种方式并举;19-24是大学生的专业学科二语学习的最佳期,学习模式以自学为主。值得注意的是,小学高段和高中会考之后应分别有一个由小学二语无意识习得向中学二语有意识学习和由中学个性化自主学习向大学专业二语学习的过渡期。


我国基础英语教育在理论上的混乱,主要表现在尚无确立有声语言与文字语言属于两个独立的生成系统在二语教学中的应有地位,盲目主张“音、形、义三位一体”、“听、说、读、写综合训练”。尤其是,我国的基础英语教育至今存在一个司空见惯、见怪不怪的现象,就是从来不考口试。学英语只有笔试,没有口试,这不就像学体育不考跑步一样荒诞吗?这是最典型的应试教育,最典型的行政不作为。还有,我国多年来在高等教育中搞的是公外“四、六级考试”,结果是,考级过关了却仍然不能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使用英语,这也是违背语言学习规律造成的。随着中小学英语教学质量的提高,我国的高等英语教育完全应当废止“四、六级考试”,代之以专业英语考试。


成家的故事


那天晚上11点多了,我和老伴已上床睡觉了。这时,电话响了,而且是一个罕有的电话,一位领导的电话。


电话说:市委领导对教育很重视,给了咱们教育口一个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的名额,结果因没有国家级科研成果被省里打下来了。市委领导说,不能放弃,一个教育大市,不相信连一个够条件的都找不下。这不,就想到了你。时间很紧,我马上去你那儿取材料。


我说:我也没有呀。


电话说:不行,你一定找一找。不然,给市委领导交不了差呀。


我说:不行的话,我有一个成果,刚刚在中国教育报和新闻出版报上公示出来,如果一个月内没有举报侵犯知识产权,才能算数。


电话说:太好了,太好了。我马上过去。


就这样,我成家了。我常说,这是捡来的。不对,应当是送来的。也不对,严格地说,应是地地道道的“备胎”。